IRCI

【未授翻】Hoping this cold blue water scrubs me clean

完整标题:

Hoping this cold blue water scrubs me clean and spits me out again

未授权翻译

!!!!!警告:主要角色死亡!!!!!

Part 1

一切的开始只是头痛。

这没什么奇怪的——理论上来说,他们正处在休息期,但实际还是连续几周被装在车里东奔西跑,记者们整天唠叨着一模一样的该死的问题。Louis太累了。他觉得如果再有一个人问他感情生活如何,他就要爆炸了。

不错,他回答道。甚至可以说是很好。事实也是如此,只不过和Eleanor无关罢了。

而他们并不需要知道这些。

他们不会知道事实,但他们还是不停地问。宣传期过去三周了,Louis真的感觉他的头像要炸了一样,大脑正抵着颅骨搏动。这很吓人——无论他抽了多少支烟,吃了多少片止痛药,喝了多少杯水、多少杯茶,这感觉都不会停止。疼痛消退了一些,但从未彻底消失。

这有点烦人,但没什么好警觉的。暂时还没有。

 

 

 

家,Louis想道,家。他等不及回家了。在家里,他可以脱了裤子,爬进被窝里闭上眼睡个一个或者十个小时,直到他的大脑完全休息过来,不再疼的像颅骨要裂了一样。但现在,他和Harry一起被困在车后座里,而这个司机明显不懂沉默是金。

如果心情好一点的话,他估计会加入这场对话,激动的聊上几句,跟着司机的烂笑话笑一下,但他现在完全没这个心情。Harry注意到了。他当然注意到了。他什么都注意得到。

“又是头疼,嗯?”Harry喃喃地说,双唇贴在Louis的鬓角。Louis只是虚弱地点了点头,低声呻吟了一下,蜷进了Harry身边。他的头还是在抽痛,但把脸埋在Harry又蠢又贵的皮衣里让他感觉好了一点,因为他能闻到的只有Harry身上的味道,温暖又熟悉的味道,家的味道。天啊,他等不及回家了。

Louis刚开始打瞌睡,车就到了他们的公寓。Harry很有礼貌,快速地感谢了司机——他总是这么专业——然后搂过Louis的肩膀,把他拖向门口,催着他快点进屋。没人知道这套公寓在哪,但被跟踪的可能性总是有的。他们的司机通常都很擅长反跟踪,把跟踪者都绕的不知道东西南北,但Harry还是喜欢确保万无一失。

一到门口,Louis就踢掉他的鞋,直直地倒在沙发上,把脸埋在一个又脏又不舒服的装饰抱枕里。他觉察到了Harry坐在了他的身边,他的体重让沙发往下沉了一下,温暖的手放在他的背上,整理着他的衬衫,Louis感觉所有的不安都飞离了他的身体,转身给了Harry一个感激的微笑。

Harry笑了起来,露出了他的酒窝,邀请一样地拍了拍他的膝盖——Louis简直爱死他了,他爬了过去,把脸埋在了Harry温暖的双膝之间。Harry的手来到他身上的时候,他甚至还没安顿好。他抚摸着Louis的头发,轻轻抓着他的头皮。Louis满足地哼了一声,蹭了蹭Harry的手。

“好点了吗,Boo?”Harry温柔地问道,手指轻轻压在Louis的太阳穴上。昏昏欲睡的Louis挤出一个柔软的嗯,包裹在Harry的触摸与气味中。他几乎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——他觉得他可能这辈子再也不会有比在Harry怀里更开心的时候了。

 

 

当他醒来的时候,窗外的天已经暗了下来,他还躺在Harry腿上,电视上放着恋恋笔记本,而他想吐。

他的头感觉像在抽动,不再是那种沉闷的痛感,而是尖锐的疼痛,撕扯着他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。他能感觉到,他能感觉到疼痛抓挠着他的喉咙。他还没来得及警告Harry,就立即抽身冲去卫生间,他知道他坚持不到马桶,所以他靠在了洗脸池上,一股脑把他的早餐、午餐和他在车上喝的那罐超棒的冰茶都吐进了这个带银色水龙头的,漂亮的大理石池子里。

在听到Harry临近的脚步声前,他几乎没有恢复时间,穿着袜子的脚步声紧跟着他背上的一双大手,热量穿透他的衬衫,像一只打瞌睡的小猫一样围绕着他的脊椎卷起。

“嘿,”Harry温柔地说道,挪近了一点,臀部撞到了Louis的腰,梳理着Louis汗湿的额发。Louis还在喘息,他喘上不来气,发白的指节紧紧抓着洗手台的边缘。疼痛褪去了一些,变成了一种钝痛,像是他的头被一个老虎钳慢慢地、慢慢地夹着,而不是之前的——怎么说呢——被铁砧瞬间砸碎。“宝贝,”Harry试着问他,轻轻地抓着他的胳膊。“我能做点什么吗?”

在他终于找回呼吸的时候,恶心的感觉还是波涛汹涌。Louis嘶哑地说道,“水,谢谢。”Harry点头,穿过走廊踏向厨房。Louis背靠在墙上,缓缓滑坐在冰凉的瓷砖上。地板的温度在他几乎燃烧着的皮肤上感觉好极了,所以他躺了下来,太阳穴抵在瓷砖上,并不得不忍回了一声解脱的呻吟,闭上了眼。这感觉太好了。如果这不是他们客房的厕所瓷砖的话,感觉可能会更好一点,但他懂得知足常乐。

冰冷的瓷砖舒缓他的抽痛的感觉几乎让他迷失了,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听见Harry走下走廊,来到他身边,他惊慌失措的声音像一把刀子划过这片宁静。Louis猛地弹了起来,看到Harry一只手拿着一杯冰水,另一只手捂着心口,仿佛他刚犯了一场心脏病。

“抱歉,”Louis尴尬地嘟囔道,但明显不够尴尬,因为他还是从Harry手中抢过杯子,灌下一大口水。“只是在休息。刚才那样我头很舒服。”

Harry眼睛瞪得大大的,还没从看到自己男友一动不动躺在卫生间地板的恐慌里回过神来,但他还是笑了一下。“你真傻,”他嘟囔道,手指滑过Louis的前额。他是在检查体温,Louis意识到,几乎要被Harry的举动迷得神魂颠倒了。

“你这样不暖和,”Harry最终说道,站起身来,伸出一只胳膊给Louis,把他拉了起来并一下让他双脚离地,把他抱在了怀里。

“Harry,”他微弱地抗议道,徒劳地用弱小的拳头砸Harry宽阔的胸膛。“让我下去。”

Harry只是咧嘴一笑,把他抱上楼梯,轻轻把他放在他们共有的床上,就像他是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。他爬上了床,趴在Louis身边,像个小孩一样把小腿踢来踢去,看起来又可笑又可爱。Louis有点想吻他。

“Harry,”Louis重复道,滚到了一边,与他全世界最爱的男孩拉开距离。“我生病了,会把你搞得浑身都是细菌的。”

Harry轻轻笑了起来,往Louis那边滚了一点,所以他们又挨在了一起。“我不在意。我会照顾你的,Boo。”他把一只温热的手放在Louis的肚子上,Louis的的胃颤抖了一下,当他发现Harry的手有多大,几乎盖住了他整个躯干的宽度的时候。Harry也注意到了,喃喃地说,“真小,我的小Lou。”

是的,Louis绝对可以习惯这些的。(And, yeah, Louis could get used to this. )

tbc.

评论(3)
热度(16)

© IRCI | Powered by LOFTER